满地

牧春 和好

激情码文ooc

换了链接应该可以了……吧


两边的树荫将小道覆盖,只在枝叶之间透过一些光斑,似乎隔绝了热度一般清凉四漫。春田拿着地图观察着四周,走走停停,总算找到了位于轻井泽的天空不动产营业部,与他们的办公室很不同,花园式的办公场所让人心生羡慕。
 
接待春田的前岛是个看起来很能干的年轻人,处理好工作之后还被邀请一起吃晚餐,但是考虑到今天必须赶回东京,只好有些遗憾地拒绝了。赶JR之前想看看有没有礼物给大家带回去,春田·事件捕捉机·创一,果然遇到了不得了的事件——无人的道路上晕倒的小朋友。
 
结果因为小朋友的家长是单亲妈妈又在食品包装厂上班,工作间不可以带手机,今天又恰巧是晚班,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只好一次又一次地感谢了春田。
 
“只是有点中暑,后来就好多了,现在已经睡着了。”看到妈妈放心下来的表情,春田不由得想起自己的妈妈,因为同样是单亲家庭,妈妈也为自己操了不少心。
 
出了医院,春田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快要赶不上最后一班JR了,不得不狂奔起来,更无心欣赏轻井泽的夜景。
 
“啊啊啊啊!”
 
眼睁睁看着JR的车门关上将自己隔绝在外,凌晨的车站空无一人,春田蹲下身茫然地看着向外延伸消失在黑暗中的轨道,要说为什么一定要赶回去,因为今天麻吕邀请他去联谊了。
 
牧也会去。
 
和牧分手快要三个月了,虽然牧已经不会在工作场合刻意避开自己,但是一次都没有在私下见过他,不是工作模式的牧,而是生活中的牧一次也没见过。
 
被工作人员发现并要求离开,春田撑着膝盖站起来,才发现了跟在工作人员身后的人,对方看清春田后满脸写着惊讶。
 
“春田さん?”
 
神啊,感谢您的垂爱!
 
今天在JR车站工作了近三十年的大仓遇到了两个迷糊的客人,一个因为救晕倒的小朋友没赶上车就很扯了,另一个明明坐在车站里却因为想事情错过车的简直离谱,而且竟然还是认识的两个人,现在的年轻人啊。
 
 
“牧怎么会在这里?”春田还没有吃晚饭,所以两人到便利店买了便当。
 
“我是来看别墅的样板房的,作为下次项目的参考数据。”牧还有点恍惚,昨天被麻吕邀请去联谊,已经被缠了很久虽然每次都拒绝,但是这次因为麻吕说春田也要去竟然鬼使神差地答应了。答应之后立刻就后悔了,每天在营业部见到春田已经非常痛苦了,如果是下班后没有了工作的借口,自己真的还能坦然地面对春田吗,牧不知道,他怕自己忍不住,所以一个人在JR车站坐到了凌晨直到被工作人员请出去。又逃了,他这么想着春田就出现在面前了。
 
春田赞赏地睁大了眼睛:“还是那么认真啊。” 春田一定以为自己是工作到现在才会错过车。
 
春田说完自己错过车的原因后,牧没有像以往那样嫌弃自己,或者说从刚才开始就有点心不在焉,不擅长用脑的春田也感觉到了对方的疏离,也是,无论谁跟分手的前男友独处都不会自在吧,而且他们分手的时候牧就说了。
 
很痛苦,和春田さん在一起非常痛苦。
 
这句话从那个晚上就一直困扰着春田,原本还因为见到牧非常开心的人,现在忽然意识到了两人的尴尬处境,整个人都黯淡了下去,连嘴里的炸鸡块都变得不好吃了。
 
“一会还是去商务酒店?”牧用手机查了一下附近的酒店,价格都不便宜,如果是商务酒店的话勉强还算能接受,春田当然没有意见,结果房间竟然都满了,只剩下套房,价格实在太贵了,春田都打算接下来半个月吃泡面了,牧却忽然拉着他离开了。
 
“难道只能去漫咖吗?”
 
 
“哇~~~~”
 
春田的嘴都合不上了,虽然也卖过不少独栋,但是高档的三层别墅到底是不一样的,钱的味道扑面而来,春田有点不敢踏进去了:“住在这里真不要紧吗?”
 
“只是一晚上应该不要紧,有备用的床铺和被子。”牧打开了客厅的水晶吊灯,整个房间是非常复古的欧式装修,客厅挂着仿真的鹿头,还有可以生火的壁炉,看着春田又好奇又兴奋的样子,牧不自觉地扬起了嘴角:“要参观一下吗?”
 
等两人在较大的房间躺下来的时候快要凌晨两点了,虽然别墅里有不下七八个房间,但两人都很有默契地没有提分房间睡的事。春田平时没有涂香水的习惯,身上和衣服上都是牧熟悉的洗涤剂的味道,可能是白天太累了,躺到被窝里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而且难得没有趴着睡,看到了值得珍藏的睡颜。
 
听过办公室的女同事谈论春田的长相是当下很受欢迎的盐系,干净舒服,虽然本人完全不受欢迎。但牧却觉得他很性感,性感却天真,撩人不自知,可以说是最要命的那一种了。
 
“真是的。”牧侧身越过春田,想把他摆在枕头边的手机拿开些,姿势看来像是要抱上去一样,在这重要的时刻,春田像是感受到了神的召唤忽然醒了过来。距离实在是太近了,近到牧可以清晰看到春田眼睛里的茫然变为惊喜又转为羞涩,他想解释自己只是担心他85岁的大脑进一步受手机辐射的摧残,可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
 
春田见牧没有接下去的动作,疑惑地想撑起上半身,正好牧想通了似的低下头想说话,两人的嘴唇好巧不巧碰到了一起。虽然不是第一次和牧接吻了,之前都有点突然,这次也挺突然的,但是估计是太久没有亲近牧了,春田被这个轻轻碰触的吻激得眼眶一红,身体也开始微微颤抖。
 
牧几乎是立刻推开了春田,还下意识地道了歉。春田重重跌回枕头上,第二次感受到了被牧拒绝时的难受,原本就红着的眼眶不争气地淌下了眼泪。
 
牧根本不敢看春田现在的样子,他怕对上他的眼睛就没有办法狠下心来拒绝,只好匆匆站起来:“我去隔壁睡。”
 
“不要!”春田几乎是跳起来抱住了牧,他知道这是最后一次的机会了,春田哽咽着像是犯了错的孩子恳求着牧:“别走。”
 
牧握紧了拳头,指甲掐在手心的痛楚能让他清醒,把眼里的爱意和怜惜尽情释放之后小心地用恼火遮盖起来,牧转过身子,尽管做好了准备,心脏还是在看到春田哭得一塌糊涂的脸时狠狠得一揪,他刻意低沉的嗓音听起来甚至算得上冷漠:“春田さん,我们已经分手了。”
 
春田有那么一丝的动摇,就是这一瞬间牧挣脱了春田的怀抱,沉着地往外走,这次算是彻底把他们之间的藕断丝连斩得一干二净了。
 
“那……要做吗?”春田忽然开口:“一夜情的话,和分不分手没有关系吧。”

http://wx1.sinaimg.cn/mw690/78528917gy1fsnnuj1gynj20ge12ktfb.jpg


春田坐在洗衣机前打盹,幸好附近就有24小时的自助洗衣店,不然他们绝对会被开除的。等牧全部整理好也差不多到了该回去的时候,春田还是一副完全没有醒的状态,在车站和自己道别的时候还差一点撞到了柱子。时间虽然匆忙但牧还是坚持回家洗了澡换了衣服,到公司时勉强没有迟到,这个行为立刻换来了武川审视的目光。
 
春田到公司则完全迟到了,好像洗完澡换衣服的时候在衣橱前又睡着了,部长当然不会责怪他,在知道了他昨天因为救路上晕倒的小朋友而错过了末班车没能回东京之后,甚至觉得是派他外出的自己不好。倒是麻吕从早上就开始不停地抱怨春田放他鸽子的事情,连午休都缠着春田要他一定赔偿自己。
 
他们好像和之前的每一天都没有不同,只是视线交错的时候牧终于可以坦然地与春田对视,而春田也不总是纠结的样子露出了春甜甜才有的笑容。
 
“啊拉!牧君,怎么,和好了吗?”舞舞忽然出声吓了牧一跳。
 
“啊,不,那个……”
 
离和好还有段时间吧。

end



最后没有和好(。

评论(23)

热度(82)